未分类

列维坦

Originally posted on 菲。纪年。:
第一次见到列维坦的画,是在什么时候呢。小学假期在杂志上偶遇的一幅小小的林木溪涧,还是初中图书馆里曾久久凝目的北方森林…… 秋日干燥的光线。疏淡慵懒的日光斜入深林。枞树。松柏。高大落叶乔木的树干密密麻麻排列至黑暗深处。令人眩目的纵深感。并不美丽的溪水懒散地流过粗燥的土地。溪水不丰盛,袒露出河床上一半干涸一半湿润的石。枯朽树干搭成的桥,根部有狰狞的断裂纹路。溪水边缘的土地生长出杂乱的荒草。光线一般粗糙慵懒地生长…… 内心角落里沉睡已久的某种记忆被唤醒。在北方森林深秋黄昏的光线里。列维坦把自己灵魂的一部分注入画布。若干年之后,这灵魂之光在我面前释放滋长。 忧郁的少年。在贫困和孤独中隐忍成长起来的少年。在美术学院学习的时候,同学的母亲见他没有多余的衣服更换,怜爱地送他一件格子衬衣。他一直性情温和,沉默寡言,是潜心经营并沉浸于内心世界的孩子。他将所有的爱倾注于大自然,广阔苍茫的俄罗斯土地,载满苦难与悲情的伏尔加河,沉郁纵深的北方森林……他在画布上细心刻画他所看见的一切美好。他所热爱的一切。那一瞬间他的灵魂与大自然融合在一起。 天上地下,一个人,一双眼睛,一颗心灵,在注视着世界。

未分类

巴山夜雨涨秋池

Originally posted on 菲。纪年。:
  清晨,打开通向阳台的后门,看见阴郁发亮的天蒙着潮湿雾气。   下了一整夜的雨。   路上的石板被浸润出光泽。树顶叶片沉沉地坠着。 整个世界都是湿的,如同一座长年阴雨绵绵的港口。阴冷的风呼啸而过。汽笛声。船的残骸。 你在这里,你知道,北回归线的秋天终于开始。在一夜之间。   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   连续两天的雨,不停歇。阴冷天气的雨水让人莫名烦躁。我一向是容易被天气左右情绪的人。 午后坐在公车最后一排座位上,脚下轰隆作响的发动机传递温暖热度。窗外的雨一丝一丝落下来,拖拖拉拉。车厢内的空气却是干燥的,渐渐蒸干被打湿的衣袖。身上一点一点暖起来。晃动。发动机的声音。叫人渐渐陷入困倦。 半睡半醒时分,一切都是恍惚,不明了。心底忽然不知道自己坐在开往何处的车上。不知该何时、在何处下车。亦不愿醒来。   《蔷薇岛屿》里一遍一遍回过去看的,是《一场上海烟花》。 心似总为这包裹在淡漠冷酷中的世间情谊所牵扯,然而却是空洞,烟花落烬,所能有的言语,只剩下一个空洞的名字。 落幕,散场,彼此消失。 就是这样的虚妄悲凉。却道是平常。